沈径靐 提问:

能说说写过的文章里最满意的一段和当时写作的心境吗XD

其水可溯舟 回答:

魔使者Amon被地狱驱逐是两百六十年前的事。他曾是高不可攀的路西法最宠爱的恶魔,暗金色头发滴着垂坠般沉重的光,高挑细瘦,无所顾忌,肆意妄为。他甚至带有一分无邪的狂浪举动博得了地狱之主长久的嘉奖,直到两百六十年前的那个晨昏交替时分,天色乍明未明之时,Amon从无信仰者沦落受罚的Limbo里拖回来一个女人。那女人叫Helen,但他执意喊她Lena,以一种超出了魔鬼应有情感的口吻。而事实上,他只是被她的棕黑头发和鹿般惊恐澄澈的深褐色眸子迷住了。

这声音低沉如海洋般廖阔无底,极柔极沉的音律从地心深处慢慢盘旋升起,不断舞动变换,像是烟雾一般缠绕缱绻,是舞女起舞时极力向上触探的指尖,是不见顶的树冠上最顶尖的那片绿叶,是正高歌的女武神音域里不可思议的被以一个宛转的转音顺送出的高度,是天幕尽头看疼双眼仍无法找到边界杂色交织的那一线天。它是如此悠扬又矜持地向更高的地方飘扬,愈来愈高到了最后已不受任何束缚直触云霄,然而音色一样宛柔并不尖锐,在所有人都下意识屏住呼吸凝神细听的那个最轻灵飘动的瞬间,它又倏忽直泻而下,没有任何铺垫的转折就像夏日骤雪般让人心中冷热交加悲喜难分,它不必受任何一种乐律的控制,自得于上下左右嬉游探访,但偏偏是一种明澈动人到无可方物的曲调。

他回到广场上,灭却灯火空无一人。但Amon的马车仍在,角落里,黑黝的一团,在他看来很大,像黑夜里一座黑色的城。城里有一个魔鬼般惑人心智的男人。那是这座城的王。


以上全部来自以前写的《辛德勒的名单》的OA同人《魔笛》。

心境的话,其实现在想想也很奇怪,那个时候高二升高三,应该挺忙的,大概是处于世上最中二的一段时期的末尾。不过那个时候产出速度反而真的很快。保送前一个月的时候也找不出别的什么消遣方式竟然还拿德语写起了双子【这像话吗】,同时安慰自己还可以练练写作【做梦】。虽然现在看那篇双子有很多语法错但想想还是很值得纪念挺有意义的。

说起来【最满意】这种事,我其实没法说哪篇最满意哪篇最不满意,末世里梅凯终于相逢那一段我挺喜欢,现代AU里绿宝石袖口在脑海中蓦然闪烁那一段我也觉得挺好,还有海一端里梁以端让边望站在一旁陪他抽烟,拉郎那几篇文里狗血的恋爱方式,琥珀里家国世代深仇大恨的双王,各种各种有太多喜欢的段落了...其实最后选了魔笛大概是因为这整篇【虽然坑了的】文里的Amon就是这样【黑夜里一座黑色的城】。

谢谢阿意问我问题。


评论 ( 2 )
热度 ( 1 )

© 其水可溯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