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萝卜丝】办公室

太热辣了 我都被震飞了 被震得一愣一愣说不出话 光顾着脸红了 啊!

SiriusKey:

“如果您同意,请在合同上签个字。”



“不要,首付太高了。你们是在敲诈么?”



“不不不……”Hummels把那页律师聘用合同朝对面的人推近,上面压着一支签字笔:“四千欧元首付,拥有一个全能型的私人律师,难道不是非常划算么?”



金发的年轻人不屑地撇了撇嘴,“有多全能?无聊的时候能给我唱Justin Bieber?”



男人的表情有点僵硬。但他很快又挂上了那副职业化的微笑,绕过宽大的办公桌走到客户的面前。Reus撑着桌子站了起来,对方靠得很近,他甚至能闻到淡淡的古龙水味。他的身体绷紧了——一只手在他的臀部上抓了一把。



他抬头,Hummels还带着刚才的笑容,“我喜欢您的西装面料。”



“哦,” Reus漫不经心,“那我呢?”






于是他被扒光了推倒在办公桌上。Hummels压在他身上亲吻他的嘴唇,等Reus把舌头探进去的时候不怀好意地咬住,含在嘴里津津有味地吮吸,偶尔用舌尖安抚他疼痛的舌底。Reus结实光滑的大腿卡在桌沿,深色的桌面让他看起来更白了,白得让人流口水。Hummels抚摸着他的身体,叹息着说,“Reus先生,您白得像一页文件。”



“哦,上面写了什么?” 



“操丨我。”



“滚。”Reus抬脚踹过去,被Hummels握住了脚腕,从踝骨处一点一点地吻上去,一直延伸到大腿内侧——皮肤细腻软嫩,肌肉紧实,Hummels忍不住多咬了几口,又在那些鲜红的印子上湿湿地舔了几下。Reus的呼吸急促起来,阴丨茎半勃。



“抬腿。”Hummels吩咐,Reus有点懵,不知所措地把腿抬成一个锐角,Hummels只好把他的大腿往前一推,“保持住。”



这样的姿势让Reus看起来像奶油冰淇淋。雪白,柔软,让人很有食欲。一种负罪感油然而生,他让Reus摆出来的那种姿势简直就是“上我上我快快快”,然而对方好像还一无所知。Reus被他盯得很不自在,暴露出来的穴口也羞赧地紧闭着。他紧张地把脸转到一边,“要操就快。” 



Hummels不知什么时候解了皮带,闻言立刻掏出家伙抵在穴口,滚烫坚硬的物体让Reus差点把台灯打翻,“停停停……”



男人得意地笑了。被耍了,Reus恶狠狠地瞪着他,再敢有下次就射在他的文件夹上。毫不知情的Hummels正亲吻着Reus的大腿根,还用鼻尖蹭了下柱身。就在Reus以为他要给自己口丨交的时候, 他坏笑着弹了一下自己颤颤巍巍的阴丨茎,然后就绕到下面去了。混蛋。



湿润柔软的舌头碰了一下穴口。Reus身体一颤,合上腿往后一缩。Hummels又碰了一下,Reus呜咽一声,腿并得更紧,又往后一缩,几乎是在躲他了。Hummels感到有趣,他把Reus拖到面前,强硬地掰开他紧闭的大腿,顺着腿根往前一推,把他的双腿折到胸前,然后埋头舔起来。Reus被按住动不了,只能呜咽着呻吟出声,快感让他爽得发抖,电流直冲头顶脚底,他的脚趾都蜷了起来。



Hummels忽然停下来。Reus瘫软地躺在那儿,像只无力还击咩咩哀叫的小羊羔。他不怀好意地笑了,愉快地对Reus说,“还想要吗?求我吧。”



Reus的绿眼睛水汪汪地看着他,嘴唇微张,吐息火热而性感。“……好吧。”Hummels嘟囔一声,认命地埋头继续下去。逐渐习惯的Reus发出了更放荡的呻吟,Hummels从抽屉里翻出润滑剂,一点一点地揉进去……



一阵急切的脚步声在走廊上响起,两人一惊,Hummels立刻抱起Reus把他塞进办公桌下面,自己则坐在桌前拽过一本册子装模作样地看。门板被笃笃敲了两下然后推开。



“Matthias?你还没回家?”



进来的青年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啊,加班。Mats,我刚才发现了一个问题……”



然而Hummels什么也听不见了。桌子底下那小东西太不安分了。他感觉到自己的小弟弟被吞进了口腔。还是深丨喉。但愿他一会儿不要呕出来。……技术挺烂的。Hummels在心里评价,估计也就这样儿了。他低头想看看Reus做得有多费劲儿,在他看见对方的那一刻,他才终于明白有些人口丨交的魅力不在于肉丨体快感,而是视觉享受。洁白的像羊羔一样的Reus正乖乖伏在他的胯丨下,腰柔软地陷下去,臀部挺翘,脊柱形成诱人的凹陷,适合让红酒或是牛奶从这道细长的沟壑淌下去,最终流进那个隐秘的终点;也适合一双手,从赤裸的肩头开始,顺着柔韧的身体滑下,然后揉捏他肉感的臀瓣,手指插进去,毫不留情地干那个会让他爽哭的小洞……



“Mats?Mats?”Ginter叫他。他的上司看起来正在沉思。自己刚才说错什么了吗?



“回去吧Matthias。”Hummels佯装疲惫地向后一仰。“明天再说。你可以下班了。”



哦老板终于知道自己的勤奋了吗?“没关系没关系,我还有个摘要没整理完。”



“回去。”



Ginter被噎得满脸通红,垂着头转身要走。“等一下,”Hummels叫住他,“把门关好,还有告诉别人今晚别他妈来找我,有事自己解决。”



门被关上了。Hummels因为刚才的忍耐满头大汗。Reus想爬出来,却被摁住了脑袋。“继续。”他说着,舒服地仰起头,右手抚摸着那头光滑的金发。然后非常机智地赶在Reus愤怒地咬掉他的老二之前退了出来。



“X你。Hummels,你还记得谁才是客户吗?”



“叫我Mats,亲爱的。当然是你了。”



“所以你就叫客户给你口丨交吗?”



“我可没让你这么做。”



“……闭嘴。”Reus红着脸瞪他。“脱裤子,带上套,然后给我坐好。” 



Hummels照办了。他屏息看着Reus走到他面前,上半身靠在他身上,一手调整着阴丨茎的位置然后缓慢地坐了下去。摩擦的快感让两人都倒抽一口冷气。 他的小客户搂着他的脖子,坐在他身上努力地(不得要领地)动着,把Hummels咬得很紧。他前后摆动,然后抬腰-坐下-抬腰-坐下。终于Hummels被他磨光了耐心。他掐着他的腰啪啪啪地抽插起来,暖热的肠壁因为他的节奏裹得更紧,Reus趴在他的怀里颤抖,声音像是要哭了——“Mats,快一点……就是那里……不,别那么用力……”



Hummels抱着他把他放在了椅子上,背对着自己,臀部高高地翘起来。他一边揉着Reus手感良好的臀肉一边用力地深深插进去,每次一都顶在Reus的前列腺上。一段时间之后,Reus的大腿抽搐起来,Hummels加快速度抓着他的屁股狠狠干了几次,然后被穴口绞得射了出来。



他们瘫在地毯上喘了一小会儿。Hummels得意洋洋地把Reus的精丨液展示给他看。“操射的。”Reus没有力气骂他,他被搞得筋疲力竭的。过了一会儿他才爬起来,把丢在一边的西装穿上。



“今晚有时间么?”Hummels懒洋洋地问他。



“干嘛,想约我啊?”Reus瞪他,语气不善。



“对。”Hummels凑过去搂住了他的腰,“干上瘾了。”





END. 






2400+的H啊!写得我手抖。


四千欧元那个并没有实际资料告诉我德国的私人律师收费是多少多少……但是我查了一下上海的私人律师有一年3万-10万,各种级别差距还很大。4000欧元兑人民币是28102元,但是四千欧元是首付,感觉还是比较靠谱的。金装律师S01E05里哈维和绑匪讲条件时说他的首付费是一万,当然这个跟绑匪要求赎金一万也有关系。总之我的意思就是大家不要太计较这个……当然如果谁能提供准确信息那最好了。


其实我一点也不想写H因为前几天写过了,总写对肾不好。但是 @笑春风 那天逛了街回来之后表示很累想吃肉(这俩有什么关系吗),哥一开始很正义,然后春风使出了必杀技“打滚打滚哭闹哭闹”,被萌得肝儿颤,然后哥扑街了。


发张图片证明我没瞎写


评论 ( 1 )
热度 ( 119 )

© 其水可溯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