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的时候第一次接待德国学生。里头有三个越南裔姑娘,其中一个分给了我。名字叫Hang,喜欢看韩剧,短头发大眼睛,笑起来超级甜美。中餐无压力,口味餐具都很适应,每晚聊天,我跟她说悦悦很modern,她听成了Model,跟悦悦接待的那个Lin说了以后Lin超惊讶地问悦悦说:你还是Model啊?! 把我们全弄笑了。大家说去爬紫金山,一群德国人特别开心,能进山,结果上个山就累得嫑嫑的了,下山全体要求坐索道……她跟我坐在一起,说紫金山真美啊。没想到中国也有这么多树。
她爸爸视力不太好,从事汽车方面的工作,家里经济也不是那么宽裕。她将来想去法国当烘培师。我说我想拍电影!写剧本!都是以前的事了。
之后大概半年也一直有邮件联系。然后我们这边的学生去他们那边,回来的时候给我拎了一大袋东西,说是Hang要转交给我的。给奶奶准备了安眠的薰衣草茶。给我爸妈也带了些什么来着的。手写了一封长信,字体圆圆的,蛮可爱。于是就有了这对耳钉。因为他们学校的校徽是银杏叶,所以形状是这样的。她估计也没想到我没有耳洞吧,理所应当地觉得都像外国姑娘年级小小就会打。
后来的高中两年,也接待过三四次德国人。都是德国血统,有的开朗有的有点古怪,但Hang总是我觉得接待过最顺利的一个。不知道是因为那是第一次,所以有点情结,还是因为是亚裔所以比较有共同语言。大半年前给她又写过一封邮件,她说她真的有在学烘培课程。经常想我奶奶,想我,想念中国。
现在终于能带上这对耳钉了。

评论 ( 12 )
热度 ( 4 )

© 其水可溯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