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VB】【赛艇队AU】大海航行靠舵手【1】

Bei einer Schiffahrt gibt es bestimmt ein Steurmann
大海航行靠舵手

Pairing:
BVB全员向
Summary:
他想大概初恋都是无疾而终的,所谓天长地久都是无稽之谈,无异奇迹

送给另一位圈友@阿飘
发之前犹豫了很久 自己很开心地平静了几天 觉得生活真美好 以后这个lof再也不会发文之外的东西了 因为又有了用来po文的子博 所以估计这里用得也不会多了 同时因为基本戒了微博 一些三次元或者以前可能经常刷了你们屏的吐槽之类的 我也自己另开子博去自说自话 不会再打扰大家啦
之所以这一篇还会po在这 因为这是羊咩年的第一篇文 我只希望所有看到这行字的你 都新年快乐

只有渣质量一如既往 慎入[微笑]


1.
周三下午训练的时候,教练问他们:“暑假去汉堡集训。当然了,也算个夏令营,谁想来?报名自愿。”
他们的教练是个三十出头的年轻男人,但只是个世俗眼光中的青年人,事实上他早已超出青年赛年龄上限十多个年头了。他脾气挺不错。在训练较为顺利的时候。
现在已经是学期末,夏天在几个星期前就大剌剌地拉开了面纱,张开血盆大口露齿而笑,把一群十几岁的男学生震慑得浑身无力,脖颈上缀着汗坐在草地上连彼此都懒洋洋地不想看一眼,听到这句话便猛然呼应起来,讨论起关于“我早就说今年有暑期训练”“我们一个帐篷?”“可是我得待家里照顾我妹妹”等等教练先生一早就预料到了的事。
“等下,年轻人们,”教练伸手稍微平抚了一下空气里跃跃的躁动,“细节你们可以结束后自己商量。住宿就用帐篷,没错,吃饭可以自己动手,也可以到那儿再说。坐车去,车钱另算,我想也不贵的。你们回家再跟父母商量下。训练强度不会太大,但我们必须为明年的锦标赛初步确定人选。所以我希望你们每个人都能来,当然,一切还是看你们的意愿。”
这意思已经挺明显了。
Hummels问Schmelzer:“去吗?我想去。我没怎么去过北边。”
他的朋友笑起来:“那就去啊,我也一起。”
教练很温和地看了他们俩一眼:“周五训练的时候给我答复,最迟下周一。这也会是个增进友谊的不错方式,我想。”


Hummels和Schmelzer骑自行车回家,从操场到推着车子上路腿都是抖的,上车骑了快一百米才稍微好一点。他们看到几个队友在等车,远远打了个招呼,Reus在里头,听到声音回过头来,金头发倏忽一闪,Hummels留神多看一眼,差点撞上Schmelzer。

“Hey——”骑在前面的男孩子被这突如其来的冲击吓到了,他歪歪扭扭地滑了一段,气冲冲地朝Hummels瞪眼睛:“有了车就得对别人生命负责,Mats,不管它有几个轮子。”
Hummels被逗笑了,他们已经骑过了那个站台不短的路,不管身后有谁现在他都看不见了。他向Schmelzer道歉:“是我错!但你说话越来越有道理了,Marcel,你应该去学哲学,明天我就帮你去报名黑格尔研究社团。”
Schmelzer出乎意料地没搭话。又过了一会儿,到岔路口的时候,他说:“我想被选进正式队。Mats,我希望咱们俩都能进。”
Hummels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拐进左边那条路了。他没回头,只是大声回答了这个愿望:“那就汉堡见啦!”
Schmelzer一个人骑了两分钟才想起来:等下我们不是明天就又见面了吗?还没放假呢。


直到他把行李袋塞进行李舱的时候他还记得三个星期前他们的这场对话。他们让Durm带了帐篷,因此背包其实很轻便,Schmelzer胡乱塞了一大堆T恤进去,结果现在上了车才犹豫袜子到底有没有带够。他越想越觉得好像是一双都没拿上,很想再打开袋子去检查检查,但又怕下车以后他给自己和Hummels留的好位子没有了。而且总是冷不丁地就有人上车,四处探寻之间似乎对他身边的那个空位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最新一个走到他身边来的人是Bender。比他小一岁的同级生抱着一袋玉米片很自然地跟他打了个招呼——“Hey,Marcel,喜欢芝士味吗,”——就想要抬腿往里跨。
“呃——这个,”Schmelzer结巴起来,他想稍作解释,又觉得那样太没礼貌。何况他挺喜欢Bender的。大家都很喜欢。
“芝士味挺不错,你买了家庭装?这么大袋!”他侧身让对方更方便地坐到位子上,眼睛瞄准了那袋零食。


在之后几分钟里大概又上来了五六个人,Schmelzer没在意,Bender手一歪掉了好多片玉米片到地上,为了教练上车数人数的时候不把他们赶下去他正在拼命帮忙拾捡,一双他觉得配色有点眼熟的慢跑鞋差点踩到他的手,而显然鞋子主人的声音他更熟悉。
“Marcel?你在干嘛?”他抬头,有点长的金头发掉了好几捋在眼前颇为遮眼,但他还是对上了Hummels疑惑的视线。“嘘快别说话,教练是不是快来了?快帮我找地上有没有——”他还没说完,就听到车门口有人说笑的声音,明显是教练,和——一个挺陌生的低沉男声。
“Mats!”他听到教练在喊,很关切地,同时向这里走着,“你没有位子吗?”
而Hummels还在和同样闷头在地上四处摸索的Bender打招呼。Schmelzer真想赶紧把他摁到随便什么一个座位上,哪怕是第一排的教练专座。
“Mats?”教练的声音更近了,Hummels现在似乎也明白了这两个吃个玉米片都能洒一地的人的窘迫,他左右看了看,正想说大家这可不都是坐满了,最后一排突然站起个人来。
“Chef,”Reus的鼻音今天比以往哪一天都要重,他对着Hummels招招手,“他跟我坐。”
Hummels愣在原地大概足足有三秒。然后他很大步地朝后头走去,Schmelzer感觉他都要跳跃了。
何必哟。
教练笑了。“那就全到齐了,我们马上出发。”他在车厢里走了两步,停在Schmelzer和Bender旁边:“你俩弯着腰在干什么啊?”
“系鞋带,”Schmelzer闷声闷气地回答,同时抬起头来,“现在好了。”
Bender紧跟着也起身了,朝教练笑笑:“现在好了。”
教练盯着他们看了两秒,转身往车前头走,而Schmelzer这才发现在门旁边还站了个面带微笑的男人。
他看上去比教练大几岁,个字挺高,鸭舌帽上了车还没摘。总之,这个人Schmelzer从没见过。从身边悉悉窣窣的议论声来看,大概队员里没一个人认识他。
“伙计们,”他们的教练先生不知怎么的看上去倒还有那么一点不好意思,他指了指那个陌生男人,又拍了拍他的肩膀,仿佛是“这人我很熟,以后都是自家人”的意思,“这是Tus Haltern的教练,你们可以叫他Herr Metzelder。Haltern的赛艇队刚起步,Me……嗯,他跟我们一起去夏训,可以给我们提些建议,也能收获点经验。”
Haltern的教练跟着我们去夏令营?哪门子的事哦!Schmelzer跟Bender交换了个眼神,后者撇撇嘴,额头眉间的抬头纹已经让Schmeltzer感受到一点心疼了。
“能跟大家一起度过一个星期的夏训我很期待,”那位Herr Metzelder开口了,他说话速度挺慢,带着点不高不低的笑意,“顺便一说,Haltern没有参加地区锦标赛的资格,我的队伍里都是些选不上其他课程才调剂过来的男孩子,所以在你们的训练中,比起旁观者我更可能会是个助教——”
“——啊好了等下要上公路了大家可以先休息一下了,”教练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的话,“等到了营地大家再慢慢熟悉,熟悉。”
他拉着似乎还想再讲些什么的Herr Metzelder坐下了,坐在前排的Hoffmann回头以口型告诉大家“他—们—在—吵—架”,但坐在Schmelzer这个位置根本一点都听不清楚。
他索性安安稳稳坐好,过了五分钟想吃玉米片的时候却被Bender告知传了一大圈估计早就没了,袋子都没回来。Schmelzer有些痛心地想,我可就吃了四片啊,剩下时间都用来捡了。


而此刻,在只坐了两个人的最后一排,Hummels把玉米片递给Reus:“芝士的。”
Reus盘腿坐着,和Hummels中间隔了一个空位。他看了包装挺久,最后很有毅力地表示不用了:“我想让感冒马上好,不过谢啦,Mats。”
Hummels讪讪收回手:“这个好像也不会让感冒加重……不过,我也希望你能尽快好,赶上夏训生病实在是……我带了两瓶水,”他从背包里拿了一瓶放到Reus腿边,“这给你。你带药了吗?”
Reus似乎是想接他话的,但忽然之间开始打喷嚏,并且一连打了五个都没有停止,原本梳得很齐整的金发被动作牵带得有点乱,“我——”他的回答断断续续地隐藏在一次次感冒症状之间,“——我带了。”
在这之后Reus显得比一开始更没精神了。他有点歉意地对Hummels笑了笑,靠着车子内壁开始睡觉,而Hummels心里总是没来由地紧张,看会儿车窗外头看会儿Reus,他给Reus的那瓶水还剩很多,被金头发男孩放在腿窝里,随着路程稍稍摇晃。
Sahin和Gundogan坐在他们前面,显而易见的,后排的男生们全都知道他们是在听歌了,因为烤肉风味浓厚的土耳其音乐已经飘满了小半个车厢,声音也不大,但估计是耳机没插进去,Hummels在Sahin摇头晃脑的某一个间隙里还看见他把耳机又往耳朵里按了按。
不过也没人出声反对。Reus依旧睡得很沉。后来,不知道开到哪里的时候,Hummels也睡着了。


TBC
梗来自《我的夏日恋曲》

评论 ( 2 )
热度 ( 7 )

© 其水可溯舟 | Powered by LOFTER